馬永會,從業十幾年、躲城管非常有經驗的洛陽市“資深”水果商販;李高攀,洛陽市與小販打了三年交道的城管工作人員,他們在這個夏天完成了一次身份角色的互換,這亦是洛陽方面開展的“小販與城管換角色”活動。攤販馬永會穿上城管制服,走上街頭管同行,因為受不了異樣目光,他不得不提前結束“執法”。而扮作小販的李高攀同樣感慨叢生,因為僅是在路口賣瓜,他一上午就被城管攆了6次,以至於他不得不開著瓜車走街穿巷躲城管(據6月10日《大河報》)。
    這樣的城管、小販互換身份的活動其實並不少,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一次,那麼這種換位思考對現實有多大的幫助呢?我想那些參與其中的個體多少會受到觸動,不過從整體的環境看來,並沒有改變城管與小販的對立生態。畢竟,這種現狀產生的原因是十分複雜的,有制度上的原因,有生存上的原因,還有權利和權力的關係,它很難因為一次換位思考就有所改變。我理解你的處境,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就會做出妥協。
    有網友就持這樣的看法,認為這不過是一場簡單的社會體驗,它只能讓當事雙方進一步認清矛盾的難以調和,無法改變雙方對立的局面。言外之意就是,這樣的換位體驗,意義不大。那麼這種觀點對嗎?也對也不對。對的地方在於,現實的確不會因為幾次簡單的換位體驗就發生改變。而不對的地方則在於,這並不意味著這樣的換位體驗意義不大,這種社會體驗最大的意義在於,表明瞭一種姿態。
    每年3月的最後一個星期六,是所謂的地球一小時,發起人世界自然基金會呼籲大家,在這一天的20:30~21:30期間熄燈。每到這個日子,我們就會看到很多科普文章質疑這項活動,理由是熄燈一小時其實造成了更大的浪費,得不償失。我們必須得承認這是個事實。那麼是不是這個地球一小時活動就失去意義了呢?我不這麼認為,的確熄燈一小時造成了更大的浪費,但更重要的是它所傳遞的理念。你可以把它當做一場行為藝術,如果它所傳遞的理念能夠改變一些人的觀念,那麼這一小時的浪費就是值得的。因為這世上最難轉變的,就是人的觀念。
    人的觀念中,最難化解的,是仇恨,衝破仇恨的藩籬,那是比改變城管與小販的關係,推動節約環保的理念難得多的事情,無異於愚公移山。但仍然有人去這麼做,比如以色列指揮家巴倫博伊姆。1999年的時候,他組建了“東西合集管弦樂團”,由來自以色列、巴勒斯坦以及中東阿拉伯各國的青年樂手組成,說到這兒,這個樂團成立的初衷和意義也就不言而喻了吧。巴倫博伊姆的目的就是希望促進巴以和解。他說他始終相信音樂可以消除民族之間的隔閡和仇恨,“東西合集”就是這一理念的產物。“在樂團中,讓年輕人彼此連結的是音樂這種形而上的普世語言,這種語言是不斷的對話,它需要智慧、情感、氣度的完美平衡。”
    這支樂團因其獨特的組合方式而獲得了巨大的影響力。那麼它對於巴以和解有所幫助嗎?它顯然起不到立竿見影的效果,但你能夠認為它沒有意義嗎?這支樂團的意義甚至都超越了這兩個民族的範疇,每一個聆聽過它的演奏的人,甚至像我一樣只是聽說過它的名字的人都會肅然起敬,進而思考人與人之間的關係,我想這就是它的意義所在。2007年的時候,巴倫博伊姆收穫了一個特殊的禮物,他被授予巴勒斯坦榮譽公民身份。有人說,他可能是這世上唯一同時持有巴、以兩國護照的人。但在以色列,有人稱他是“叛徒”。可見任何觀念的傳遞都不是那麼容易。
    當我們認清了理念之後,還要尋找解決的辦法,最終理念需要落到實處,小販的生活來源從哪裡來,城管的開支從哪裡來,這是需要從制度層面解決的根本矛盾。而這首選源於觀念的轉變。一項活動,引發人們去思考,那它就是有價值的,而每一點善意的傳達,對這個社會而言就是進步的。我相信這點滴細流,最終會推高整個社會觀念的水位。
    本報評論員 牛角  (原標題:和解的姿態是努力改善的第一步)
創作者介紹

手拿包

xf81xfqv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